現在位置:首頁 > 專欄文章

免費法律諮詢專線(24小時法律諮詢專線)
0800-822-007

新聞中心
自由時報 文/諮商心理師 許皓宜

戀愛 難免有遺憾

在「愛情心理學」這門課的開始,我問年輕大學生們一個問題:「你們覺得,人為什麼要談戀愛呢?」這麼難以啟齒的問題,我讓大家悄悄在紙上匿名寫下答案。

收回來的內容五花八門,教室裡一片騷動,大家引頸期盼,想要知道彼此的看法。
有一類人說:「為了追求心靈上的永恆伴侶。」
有的則白話地說:「肉體需要及心理需要。」
有的當然會說:「我覺得人不一定要談戀愛。」那……孩子,你來幹嘛的呢?
也有的說:「因為這就是人生。」嗯,非常早就體悟到生命真理。
還有讓全班笑翻的說法:「獨樂樂不如眾樂樂。」果然,戀愛讓人不孤單啊!
好好談戀愛 是人生的重要任務
學生們的回答讓我想到所謂「愛的開始」—有些人戀愛談得早,孩提時代就開始純純之戀,有的人到二、三十歲還舉手說自己從沒談過戀愛。不管你是哪一種,依照心理學家的說法,我們從二十歲開始就需要「愛」,而且,一直到年過四十,人生最重要的任務還是「好好談愛」。莫怪乎二十至四十歲的男女族群,一直是我們心理師接案的大宗,因為大家都希望戀愛談得幸福(即使進入婚姻也是如此),但又覺得戀愛總是讓人過得辛苦,往往為生命留下許多遺憾,所以進入婚姻後就放棄談戀愛的渴望。於是,在聽了那麼多「戀愛故事」之後,我開始思考:也許,戀愛正是為了創造遺憾。
五種需求排序 釐清愛與被愛的重要
美國一位著名的婚姻治療師葛瑞・查普曼(Gray Chapman)提出「戀愛」對人類的重要性,是滿足我們內在的五種需求:愛與被愛感、自主感、心靈安定感,娛樂感、意義感。
我發給學生們每人五張紙條,要他們在紙上各寫下這五種需要,並且依照自己對這些需要的重要度進行排序。等大家依序決定這些需要的排行後,我又要求他們做一件事情:從最不重要的那張需要開始,把寫著那項需要的紙條給揉爛、狠狠丟到一旁。是的,既然它最不重要,就勇敢跟它說再見吧!我再也用不到你了。
聽到指令,有些學生發出「蛤~」的一聲,也有些學生做出誇張的動作,直接把紙條給撕爛,甚至把它吞到嘴裡。我仔細觀察大家的反應,接著又要求他們用相同的方式對待倒數第二名,然後是第三名、次重要、最重要。
隨著重要序的提升,學生們的慘叫聲愈來愈激烈,有些人狠狠地搖搖頭,嘶吼地喊出:「老師,不要!」
就在這慘烈當下,我告訴學生,讓他們把剛剛那些揉爛的紙條都撿回來,一張一張攤平在眼前,心裡默默體會剛剛的感受,然後重新幫這些需要做排序。(是的,剛剛撕爛和吃掉紙張的同學臉都垮了!)
我問他們,和剛剛的排序還相同嗎?
大部分的人,都為這些需要調整了新的排序。
最後,我對這五項需要做了調查,「愛與被愛感」得到全班最高票。但在投票的當下,大家仍然對其他的割捨,發出聲聲嘆息!

為愛磨合協調 合不來只得割捨

是的,這就是戀愛,充滿龐大的期待與無法割捨。我們總有一張隱形的清單去檢視眼前這個人是否符合,同時我們也在戀愛中割捨某些需要,或者要求對方這麼做。但不管如何要求與協調,能真正符合這五項的又有多少呢?在每一段關係中,能創造這完美五感的,又需要花上多少時間呢?
願意協調的,我們繼續磨合,看能否把缺損的拼圖湊上(前提是,我們還要懂得我們內心有這些需要才行);沒辦法湊和的,我們割捨、分離,然後對眼前曾經深深愛過的人說:「我總覺得,我們之間好像少了什麼。」

分手製造了遺憾 卻也讓我們更懂自己

也許你會認為,這是一種錯過的遺憾。但從葛瑞・查普曼的說法裡頭,我想說的是:戀愛的遺憾也許是為了讓我們更了解自己需要的是什麼,以及缺少了什麼需要,然後我們才更懂得如何面對渴望、表達自我。
所以我才說,戀愛是為了創造遺憾。也許是愛過卻又分手的遺憾,也許是進入一段關係後必須有所犧牲的遺憾……但不管如何,請正視這些遺憾的價值,是為了讓我們學習在未來的生命中,過得更加完整。
精選專欄文章精選熱門話題